当前位置: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集成电路专业委员会 > 会员中心 > 芯途参考 >

中美科技战的少数受益者:以色列半导体

 

随着中国和美国陷入为技术优势而战,以色列的半导体产业可能成为华盛顿肩上的下一个“芯片”。

半导体是现代数字技术的基石,是实现从人工智能AI)和大数据到机器人技术和虚拟现实等一切领域实现突破的关键。由于担心中国半导体技术的进步,并且为保持美国对中国的技术优势可以持续,华盛顿一直在发动攻势。

中国电信巨头中兴通讯在2018年,成为首批受到美国严重制裁的企业之一。一年后,特朗普政府又对华为实施出口管制,禁止销售未经事先许可批准的美国制造的芯片。2020年9月,美国扩大了 "实体清单",对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实施限制。

美国的压力迫使台积电放弃了其最大的客户,停止了对华为的芯片代工。日本芯片制造商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不得已开始争先恐后地寻找新客户。同时,在欧洲,美国有效地阻止了荷兰公司ASML将其最先进的光刻机出售给SMIC。不过当冲击波席卷半导体行业时,以色列似乎毫发无损。与硅谷齐名的以色列硅溪(SiliconWadi)地区已经成为中美科技竞争的少数受益者。

中国确实已经成为以色列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国,半导体已经成为其经济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以色列出口协会的数据,到2018年底,这个新兴国家向中国出售了价值26亿美元的半导体产品,占以色列对中国出口的56%。同年,中国从以色列购买的半导体制造业检测设备攀升了64%,达到4.5亿美元。以色列初创公司Newsight Imaging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Eli Assoolin对媒体表示,他的公司 "已经向中国公司出售了数十万片芯片,未来前景非常光明。”

半导体是中国主导世界核心技术计划必不可少的部分,这促使中国对以色列的半导体产业产生了兴趣。然而,就先进微芯片的设计和制造而言,中国的国内半导体生产还远远落后于其他先进国家,这些芯片技术复杂,生产非常困难。由于本土芯片制造商只能满足中国国内半导体需求的16%,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芯片买家——自2018年以来,每年约花费3000亿美元。

中国寻求通过在芯片设计和技术生产方面变得更加自给自足来解决这一漏洞。碰巧的是,以色列半导体产业的实力在于中国希望获得的东西:卓越的设计,尖端的研发以及集成技术之间能够平滑交互的芯片的能力。以色列正在并且正在开发半导体工业中许多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这些产品包括Intel的Pentium MMX,Centrino和Sandy Bridge,Sandisk最新的闪存技术,Texas Instruments的蓝牙芯片以及用于手机的Motorola芯片

中国试图通过在芯片设计和技术生产方面更加自给自足来解决这一弱点。恰好,以色列半导体产业的优势就在于中国希望获得的东西:卓越的设计、尖端的研发,以及整合技术之间顺利互动的芯片的能力。在半导体产业中,历史上和现在的许多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都是在以色列研发的。其中包括英特尔的Pentium MMX、Centrino和Sandy Bridge,Sandisk最新的闪存技术,德州仪器的蓝牙芯片,以及之前的摩托罗拉手机芯片等。

由于半导体具有双重用途,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特别敏感。同时,并非所有筹码都是一样的。军事技术需要定制芯片,这些芯片不同于消费类电子产品,并且更难生产。这就是为什么不是所有的中国半导体公司都被列入美国实体名单,也是为什么英特尔芯片制造商获得许可,继续向那些被列入名单的公司销售某些芯片。这种差异表明,以色列有一定的回旋余地,但前提是它必须保持周密的控制,以防止向中国转让军民双重用途产品。然而,随着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敌对,即使有了这些控制措施,以色列仍有可能发现它的美国盟友对其微妙的平衡行为不那么宽容。

 

  • 扫一扫关注我们吧!